贵州体彩网

                                                          贵州体彩网

                                                          来源:贵州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5-27 15:30:44

                                                          郑秉文: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即新农合)的融资来源有三个渠道,国家财政补贴、集体补贴和个人缴费,个人缴费很低。财政补贴是隔几年就涨一次。全国有2300万人(城镇中没有收入的居民)纳入到这个体系里,他们的门诊费用跨省直接结算还没有启动。所以说,这项决定对参与新农合的人员来说是件大好事,与城镇职工的门诊费用跨省直接结算将同步了。

                                                          我国医保体系尚待完善   

                                                          新京报:那就是说“加强地区间的互融互通,提高收益率”最容易实现,为什么?

                                                          郑秉文:对,这是最容易的一个方案。因为这种方式只需部门内部之间进行改革即可实现。管理公积金的部门还是事业单位,也不用改变单位性质。如果实现通存通兑,实行协议存款或委托投资,就可以提高收益率,就像社保基金那样(国家把企事业职工交的养老保险费中的一部分资金交给专业机构管理,实现保值增值),还能让缴存人获得更高的收益,可以说皆大欢喜。

                                                          除了手机,基站数量无疑也是衡量5G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在25日举行的全国两会“部长通道”上,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今年以来中国的5G加快了建设速度,现在每周大约增加1万多个基站。

                                                          但整个医保体系发展还处于一个相对落后的阶段。与发达国家相比尚待完善。

                                                          郑秉文:不赞同。从福利制度角度看,越是发达国家,福利制度越发达,个税体系也发达。也就是说,只有个税覆盖面越宽,实行税优型福利制度时,才有更多公民享受到。反之,则无法覆盖到。简单来说,如果一个国家有100个人,只有10个人缴税,当实行税优型福利制度时,那90个不纳税的就无法享受到税优型福利。因此,收缴个税的门槛低一些,起征点低一些,覆盖面宽一些,福利才能覆盖面更宽一些。

                                                          美机构:中国四大品牌5G手机全球份额超六成

                                                          郑秉文:我们的医保体系有四个层次,第一层次是最主要的,有基本医疗保险、大病医疗保险,还有民政部门的医疗救助,这三类都是国家举办的制度,是一个层次。还有第二层次企业举办的补充性医疗保险,第三层次是个人购买的商业医疗保险和税优型商业健康保险,但这两类形式发展都不好。第四层次是指慈善公益和医疗网络互助等。我们国家的医疗保险体系严重瘸腿,第一层次特别发达,其他几个层次正在发育之中,由于种种原因,发展不起来。

                                                          郑秉文在政协会场 受访者供图